當前位置:今日智造 > 智造快訊 > 新聞

【大會實錄】重磅推薦丨工信部原副部長、北京大學教授楊學山:全面把握數字經濟 穩健推進數字化轉型

2019/11/12 8:49:45 人評論 次瀏覽 來源:蘇信會 分類:新聞


10月31日-11月1日,由江蘇省企業信息化協會、浙江省企業信息化促進會、安徽省首席信息官協會和上海首席信息官聯盟聯合主辦的“2019長三角數字化轉型大會暨江蘇省企業信息化協會年會”在宜興盛大舉辦。(點擊紅色標題可查看大會詳細精彩內容)

本次大會設置了“企業數字化轉型”主題主論壇,以及“ABC、數字化轉型實戰、兩化融合”三大主題的分論壇,特別邀請了工業和信息化部原副部長、北京大學教授楊學山,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副總工程師史德年,徐工挖機、杭州錦江集團、上海賽科石化、百度、元年科技、華為云、西云數據、洋河酒廠、南京鋼鐵、ABB等長三角標桿企業分享數字化轉型、兩化融合、人工智能、云計算等方面的前沿理念和實踐經驗。


工業和信息化部原副部長、北京大學教授楊學山出席本次大會并作《全面把握數字經濟 穩健推進數字化轉型》主題演講。現就楊教授的演講實錄及演講PPT進行整理分享給大家,便于大家學習。(點擊“閱讀原文”可下載完整的PPT哦~)

演 講 實 錄


各位領導、各位來賓、各位在企業信息化,企業兩化融合、數字化轉型戰線上奮斗的同仁們,大家好!

十分高興受邀在2019長三角數字化轉型大會上就數字經濟和數字化轉型這個主題談點自己的看法,與大家分享。

我們正處在歷史發展轉型期。數字經濟浪潮奔騰、一日千里,數字化轉型如火如荼、熱浪滾滾。數字經濟和數字化轉型已經成為經濟社會發展、企業可持續發展能力和核心競爭力的必然要求。

但是,我報告的題目是全面把握數字經濟,意味著我們還沒有全面把握。一講數字經濟,大家在腦袋里首先展現的是什么?首先想到的就是像阿里、騰訊、百度、京東、拼多多等國內的明星企業及代表人物;想到臉書、亞馬遜、谷歌這些享譽全球的企業及其代表人物。其次想到的是這些企業耀眼的市值。現在全球市值最高的十家企業都是基于互聯網或者和互聯網密不可分的企業,而在本世紀初,這些企業沒有一個擠到前十,有的創始者那個時候還在讀中小學。

為什么這些人、這些企業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其背后隱藏著什么樣的秘密?這就是數字紅利。數字紅利確實是了不得,為什么?數字紅利由連接、處理、數字產品三個主要因素構成,它展示了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發展和普及速度,以及發生發展的內在規律。

數字紅利的第一個要素是成為泛在的基礎設施的網絡連接。1969年是互聯網的起點,到1993年全球開始商用,走了很長時間。但全球商用之后,到2000年前后電子商務就開始在全球發展。到今天幾乎全球70%、80%的人都連上了互聯網。互聯網的魅力就是網絡效應是節點的平方,這就是梅特卡夫定律。應用越普及、連接越廣泛,效益越高,這些英雄們獲得的利益就越多,他的光環就越大,越來越多人沉浸在對他們的崇敬中。

除了互聯網之外,數字化紅利構成的第二個內容就是計算能力的摩爾定律。我們用的處理設備它的性能越來越高,價格越來越低。這個也是我們原來工業革命所從來沒有過,我始終說如果工業革命像互聯網這樣,那么今天的汽車比玩具汽車還要便宜,今天的飛機比飛機模型還要便宜。為什么?因為單位計算能力的價格50年大體上是下降了50-100億倍。

在處理和連接共同作用之下產生了新的產品或者新的服務,這就叫數字產品。數字產品(服務)邊際成本趨近于零是數字紅利的第三個構成要素。數字產品當網絡延伸到哪兒,它就到了哪兒,網絡的用戶就可能成為該產品的潛在的用戶,這就是邊際成本趨近于零的形成機理。邊際成本趨近于零的數字產品(服務),是造就基于互聯網的明星企業和英雄的載體。互聯網數字產品(服務)天然具有快速發展、低成本和壟斷的屬性,我們說屬于比特、網絡、大眾、通用的產品(服務)具有自然壟斷的屬性。

說了那么多足以刺激我們眼球的故事很高興,但是數字紅利是不是數字經濟的全部?沒人回答,這個只是數字經濟一小部分,而且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我們把絕大部分忽略了,忽略了什么呢?我們看國外的研究,OECD年年發數字經濟的報告,數字經濟多少?基本上就是左邊這個圖,OECD各國的平均值是GDP的6%,美國在平均之上,韓國、日本、冰島高一點,主要是電子設備制造業高的原因。

為什么是那么多呢?看看他們的數字經濟是怎么算出來的,中國的部分是中間那行數字,是從中國的統計指標中抽出來,從辦公機器、計算機、集成電路、電子元器件、通訊行業、軟件服務業和信息服務業,包含互聯網信息服務等,構成了OECD的數字經濟,構成了占GDP6%的來源,而且增長并不快,多年來略高于GDP的增值率。

看一下聯合國貿發會議數字經濟2019年的報告,在這個報告里面數字經濟最左邊這個圖三個部分構成,核心部分、窄定義部分和寬定義部分。核心部分比OECD定義的還要小一點,窄定義部分和OECD定義大體相同,寬定義部分在農業、工業和其他領域使用。按照這樣計算可以看到右上角,中國窄定義的數字經濟是6%,美國窄定義數據6.9%,而寬定義的美國是21.6%,中國是30%。

這個數字和中國的研究大體上是有可比性的。右下角的圖,大家可以看一下左邊全部是美國,中間的上面是歐洲,下面是非洲,而右邊是亞洲。亞洲占全球28%,中國占22%,右邊這塊主體是中國的。

最下面2017、2018年紅的在增加,藍的在減少。什么意思?大家想想全球壟斷。剛才說了聯合國數字和中國的研究大體上可比性的,中國有好幾家機構在研究數字經濟,其中影響最大的是信通院的研究報告。前幾天世界互聯網大會上用的就是他們的研究結果,2018年中國數字經濟規模31.3萬億預案,占當年GDP34.8%。結果和聯合國的報告還是有可比性的,當然在核心部分聯合國報告是6%,中國自己是7%多一點,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數據,大家可以看一下右下角。

中國的數字經濟核心部門從2003年到2016年,都是在7上下徘徊,沒有說數字產業化部分增長了好多。持續增長的是產業數字化。我國2018年占當年GDP34.8,核心部分是7%多一點,那就是說27.3是來自產業數字化。

信通院研究報告中的數字產業化是什么?7%里面是電子設備制造業占總數的50%以上,然后兩塊比較大的是電信業和軟件服務。這就是為什么我說大家都在講數字經濟,但是經常把數字經濟是怎么構成的忘了。其實,國內外的研究報告,把數字經濟的構成都說明得很清楚。

對于理解和發展數字經濟來說,更為重要的是數字紅利所代表商業模式,只是數字經濟發展規律中的一個部分。如果將數字紅利所代表的商業模式看作是數字經濟發展規律的主要部分,這個事情就復雜了,就不可能引導數字經濟全局健康發展。例如,壟斷和競爭,基于互聯網的產品(服務)導向壟斷,而各行各業的數字化轉型需要競爭,適合市場競爭機制。

如果沒有中國特定的文化、特定的制度,特定的消費特征,FAG他們將壟斷全球,我們必須為BAT、京東、美團、拼多多等等點贊,他們把全球壟斷潮給頂住了。所以說數字經濟好在只是這一小部分適用這一規律,如果部分適用的話,那世界經濟格局不知道變成什么樣了,不可想象。所以數字經濟中的絕大部分不遵循這個規律。

不同的規律體現在哪里?這里對照數字紅利的三個因素,以實體經濟的場景做簡單的比較。數字紅利的規律不適用于實體經濟物聯系統的相應連接、計算和數字。在座的很多都是企業的CIO,我們做企業信息化、兩化融合、數字化轉型、工業互聯網叫什么都沒有關系,我們想想在企業中有多少連接的系統?很多很多,從產品到生產線到物流到供應鏈到ERP到客戶服務,企業的業務需要連接。

在這些連接中有的直接應用了互聯網,我相信有好多企業直接利用互聯網,但是用互聯網不等于遵循互聯網規律。因為這些網絡的效應絕不是節點的平方,節點是給定的,效益也是給定的。工業企業的裝備、自動生產線、庫存管理、MES、ERP、CRM等等,有的直接利用互聯網,有的利用互聯網協議等技術,有的不用互聯網,而是用DCS、SCADA、總線等等連接。不管用什么方式連接,均不適用梅特卡夫定律。這些系統都是圍繞企業的一個或多個目的,實現一個或多個業務流程,其邊界、節點、功能是確定的或可確定的。這些連接的系統,目標導向、行為受控制,遵循理論基礎是控制論,方法論是基于模型的系統工程,不是泛在連接,不遵循梅特卡夫定律。

實體經濟物聯系統的計算基于控制或管理的目的,控制在那兒,計算在那兒,如果計算離開了控制的地方,計算就要出問題,因為在控制的地方計算的是含義,不是處理符號,離開了控制節點,同樣的0,1字符串,含義就可能不一樣了。我們想想任何數控機床和自動化控制系統,如發電機組中感知的東西盡管用模擬或數字的形式傳輸到控制單元,但是,該感知器功能加上所感知內容的時間、地點,這三個要素合在一起,控制單元接收到的就是含義而不是符合,然后根據控制邏輯就這個含義進行處理。

也就是說,在這樣的過程中,我們處理的是含義而不是符號。而出了這個特定的場景后范疇,字符串盡管相同,已經是符號,不是含義了。處理的是含義,但連接過程中傳輸的是符號,因為連接不關注,也沒有能力關注是符號還是含義。這是本質上的不同,根本的不同。

我們已經明確,數字經濟或數字化轉型有了兩大領域,一個是數字產業化,另一個是產業數字化;有兩種范式,一種是基于互聯網、通用、共享、數字的產品(服務),另一種是基于多種連接模式、多種計算模式、專用和協同、原子和數字結合的產品或服務。但是,不管是什么領域,什么范式,都使用了工業技術和信息技術,使用了材料、能源、數字三種資源,而不是一種。為什么?例如,所有基于互聯網的服務,都需要手機,如果沒有手機互聯網產品和服務還存在嗎?

而手機是今天可以與飛機、汽車相比擬的、精細到極致工業產品。所以說,不管是什么領域、什么范式,不管是互聯網思維還是數字思維,脫離材料、能源、物質產品,是不能落地的。融合是數字經濟全部領域的本質特征。為什么說兩化融合?從概念的本質來說兩化融合是最合適未來發展真正本質和規律。

報告題目的后一半是講數字化轉型要穩健推進,這是說,在實踐的過程中還有不穩健的地方。不穩健主要體現在兩個方向:一個方向是按兵不動,一個方向是盲目冒進。當前,數字化轉型大家都在講,都在做,但是成效如何?不能一概而論。但有一個是肯定的,引發全球數字化轉型的GE公司,它自身的數字化轉型是不成功的。

為什么不成功?從表象看,它把數字化轉型團隊的人給裁了,錢給減了。人裁了1一大半,錢減得更多,因為當初的目標沒有達到,所以GE作為全球數字化轉型領頭羊,到今天為止是不成功的。

為什么不成功?從根本看,我認為犯了兩條錯誤:第一條用互聯網思維推動工業互聯網,而互聯網思維不適用于工業互聯網;第二條數字化轉型不是由IT或數字驅動,而是由工業企業的內在發展要求驅動。不能想當然認為通過新的信息技術,大量的數據、特別是從互聯網上下載的數字,就能解決企業要解決的問題,就能增加企業的利潤,提升企業的勞動生產率。而是應該反過來,從企業利潤如何增長,市場份額如何擴展。勞動生產率如何提升,面臨的關鍵問題如何解決,去尋找適合的技術,適用的數據、恰當的模式。這是他不成功兩個根本原因。

所以我在講這個的時候,我們是不是穩健的?我沒有直接回答,只是說我們努力把穩健作為推進數字化轉型的主要推進思想。為什么要穩健?因為從全局看,數字化轉型沒有真正可以借鑒的成功經驗。我們說穩重就是要換一個角度,不是數字網絡、IT技術能做什么,而是企業今天的問題是什么、企業的痛點在哪兒,而解決這些痛點,數字、信息、網絡能幫什么忙,能產生什么價值?這個是思維方式的轉變。

對于企業來說,對于制造業來說,一個核心的問題是提高勞動生產率,今天中國的勞動生產力依然低下。我們只要想一想,像荷蘭這樣的國家,為什么人均GDP4萬多美元,全國人均工作一周27個小時,也就是說每個小時勞動生產率、每個小時創造的財富比我們高很多,就知道提升勞動生產率對實現我國本世紀中葉的現代化目標有多么重要。

怎么提升?在下面這個ppt上,展示了從離這兒不遠的松江,黃道婆發明的紡車到水力推動的紡車,再到今天我們可以看到的無人紡織車間,勞動生產率的提升。提高了多少?一個無人車間大概替代了幾百萬用紡車的工人。這樣的勞動力提升,我們每個人創造的財富才能增加,分配才能提高,才能過上好日子。

我們說數字化轉型首先是為機器換人這個必要的過程服務,但是機器換人無論是從最原始的手工還是到已經有了一定的機械工具,甚至我們已經有了數控機床,甚至有了一定數量的自動化生產線,在這個過程中,原來由人完成的工作,機器是否完成?如果能完成的話,誰是最關鍵的人?什么是最關鍵的技術?最重要的決策的是什么,什么是最重要的數字,這些問題是所有數字化項目必須首先回答的問題。而數字、網絡、信息技術,包括人工智能、大數據,都是這個過程中要借用的工具、材料,是第二位的。人工智能說到底就是算法、模型,什么樣的算法、模型能解決面臨的問題,而不是用給定的算法、模型去解決面臨的問題。也許,兩種思維路徑,最好得出相同的結論,但在方法論上,卻是本質差別。

提高勞動生產率最大的問題是熟練的工人不夠,而且一般的工人一年一年招工的時候面臨困難。我們要為這樣的事情解決,幾乎所有的企業都有這樣的事情。

當然,數字化轉型要加快創新,創新有很多,我們一定要看看是什么樣的事情,一條自動化生產線要優化,我們要研制新的數字和智能的產品,我們要有新制造業服務化。我們一定要想想關鍵技術是什么,關鍵人是誰,關鍵決策點在哪兒。

一些來自學術機構的人到一些工業企業,看到還在手工作業、使用很落后的裝備,經常會說你用那么落后的,為什么不換先進的?我說你從學術角度看這個問題,好像是誰都應該回答“Yes”,但是從企業的角度看,這個問題的回答就變得極其復雜了,因為要考慮的因素太多,例如,對很多企業來說,你讓他從今天生產裝備換到最新的生產裝備,意味著這個企業就可能關門、破產。

理論和實踐有時是一致的互補的,有時又是矛盾的,甚至完全不同的。所以我們真的要首先考慮問題是什么?價值是什么?這個價值怎么變成可靠的現金流?這個價值怎么變成解決今天企業困難的資源?

在座的各位,我們今天的CIO,你考慮問題的角度要站在CEO和董事長角度,而不是作為IT技術部門這樣的管理位置,這樣你說的話總經理、董事長才會聽,才會真正解決企業問題,而不是讓他認為你跟我要錢,要錢之后結果如何不知道。我們一定要認認真真想想問題是什么,怎么解決這個問題。

我們不能盲目圍繞概念、技術,忽略了產業發展的基本規律、路徑和模式。唯概念而概念,超越企業的可能,已經讓多少創業者和企業家折戟沉沙。數字紅利引無數英雄折腰,有的拿到的是皇冠,有的人折就是折了。

我們用今天的技術概念圍繞解決問題去發力,那么我們數字化轉型就能夠成功,而GE這樣的過程就成為我們成功磨刀石,如果不是這樣的GE就成為我們將會經歷的過程,也許連GE都不如,因為你沒有GE的能力和實力,謝謝大家!


免責聲明:本文系網絡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版權,請聯系我們刪除,QQ:1138247081!

共有條評論 網友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楚?
    安徽福彩网